在羊角日式炭烤燒肉用完餐後,整個肚子重得不得了,因為吃太飽了,所以只好轉移陣地,到美術館前去散散步拍拍照。
上次和寶貝們在美術館附近用餐,是在補習班上課上到一半時,接到電話,衝去東海接他們那次,也不過相隔二個月...
有時候,真的是不知道人的腦袋瓜裡在想啥,因為一件小事情,可以把氣出在小朋友身上,讓小朋友無助與恐慌
我說過,我從不會左右寶貝們去不去台中探親的思考,因為寶貝們有自己的想法
當他們期待時,我不會撥冷水,縱使我知道很有可能要衝去台中接他們回來
當他們受傷時,我只能秀秀他們,他們又再次的體會到那恐懼和無助
或許過段時間,他們就會忘記今天發生的事情
也或許,明天睡醒就忘記
對於我來說,讓他們面對這樣的事情或許很殘忍
但,當他們決定要去探親的那刻起,他們就必須知道有可能又會遭受無理的責罵與羞辱
我很心疼,但是,這樣的決定,也是保護我們三個的一個方式
畢竟,若又為了某些事情必須打官司,至少,我們沒有刻意的禁止會面

今天下午的散步,帶著愧疚與心疼
我們幾個,各自有著心事,像是想要在很悶熱的天氣裡,取得一絲絲清新的空氣

衝去台中前,和昊昕的拍拍
搞怪一下。誰兒子?表情那麼多~


單眼皮大眼睛的小帥哥


來吧,和阿姨媽做個鬼臉



我的寶貝們




















藍天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