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不見的晴空,在我眼前

這一天,偷了閒,來到南台灣
心上掛念著在中部的寶貝們
這樣讓他們留在中部好不好呢?
好幾通電話,說著思念都讓我想哭
但,真的有那麼思念嗎?不是有飛盤、風箏、露營就忘了媽是誰嗎?
但,我還是很孬的只在南部停留一天,就趕回去接他們回家窩在一起

在這裡,現在這樣的帶點溫暖氣候很適合怕冷的我
不過,在回家路上
那太陽
照的我的左手和左臉
好像都烏漆嘛黑了
曬到帶點刺痛
不過過年這幾天爆冷
晚上冷到我的腳不是我的腳了








藍天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