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中時開始接觸侯文詠的書

出了社會、有了小孩以後,到書局的機會和次數少了很多

這陣子侯文詠出了新書,在臉書上有著很熱鬧的宣傳

我在想這本書是不是真這樣吸引人

當讀者分享心得被轉貼出來時

我總是想到高中時代在朝會上台做的讀書心得報告

當時候我所報告的是侯文詠的烏魯木齊大夫說

原本以為幽默的內容只有做報告的我懂

沒想到在台下的全校學生因為我的報告而齊聲大笑

 

這幾天讀了侯文詠的靈魂擁抱

內容講到在網路上引起社會大眾熱烈討論的一篇文章

然而作者卻不是的署名的作者余培文

教育部打算將此篇文章收錄在教科書中

總統也公開引用

因為新興作家的興起,讓俞培文暢銷作家的地位飽受威脅

這篇文章,一切好像都變的理所當然

出版社也將此篇文章納入俞培文的新書中

 

靈魂的擁抱一文章

呼籲大家放下內在的偏見和冷漠,打開靈魂的心扉,給身邊的人一個真誠的擁抱

但我想現在這社會中,要達到放下偏見和冷漠實在是很困難

當一個人無法捨棄某些虛偽的榮耀時,當然也就無法放下偏見和冷漠

每個人面對名氣誘惑時的掙扎,由抗拒到接受,任由名氣的擺弄

也有人以愛為名,跟蹤、偷拍、簡訊與電話騷擾,自顧的迷戀,自以為的愛情讓人心生恐懼

每個人都自私,但自私得讓人鄙夷與唾棄大有人在

面對面都不舒服了,哪還能靈魂擁抱呢?

 

榮耀與地位逐日而昇

然而伴隨在旁、令人感到恐懼的自私也無所不在

就看眼前所擁有的一切,好好的珍惜不是很好嗎?

 

, ,

藍天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